www.40081122.com 娱乐动态 致友人赠曲,就看看综艺节目

致友人赠曲,就看看综艺节目

我很高兴我还真实地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因为我能感受和思考痛苦。这些痛苦有一部分来自于生活中的琐碎,欠缺的社交能力,不完美的家庭。然而另外一大部分来自于我将来必定会不存在这个事实。很多人在经历了大半辈子的折腾后说,人生如戏。而我好像生来就将自己的人生当儿戏。我的奋斗不只是为了生存,更是为了在这一世玩得开心。在一些很重大的人生岔路口上,我往往会故意选择一条野路——一条灌木丛生人烟稀少的路。一方面是虚荣,幻想着自己的特别;另一方面是好奇和对世俗路径的逆反心理——我就是要这么做试试看会发生什么。
大体上,我对很多人和事是憎恶的,包括我自己。这导致了我在面对人的时候很敞开心扉。我憎恶人张口闭口就是口红色号和辣子鸡好吃,
但我要和他们谈论。我憎恶人的生活目标被统一概括为要成功,过上体面的生活。但我在和他们去有格调的餐厅吃饭,听他们分享升职的奥秘。我憎恶人夸夸其谈自己矫揉造作的“作品”,但我会给他们点赞。这是我的虚伪,也是我在集体中生存的方式。然而我最憎恶不是这些,这些毕竟是无法控制且无权指责的。我最憎恶的是我——不是虚伪,而是我的不自信,惰性,不用尽全力去创造;憎恨自己在意别人的目光和生理需求。这种憎恨其实隐含着一种傲慢和自大,似乎我本应该是那么好的。
但是我依旧喜悦。我开心世界上有这么多好的艺术作品和创造可以去欣赏,有机会和时间让我去尝试创作。看到了好的作品,我似乎可以感受到作者脉搏细微地颤抖。原来世界上还是有人在问自己——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什么是意义和价值?
Morty说:“没有人生来就知道自己存在的目的,没有人属于任何地方,所有人都终将离开这个世界。”
伤心的时候,就看看综艺节目,然后继续去创作。
开始慢慢变成熟,标志之一就是不再奢求可以和遇见的人有同维度的交流,无论是被理解还是理解他人。开始接受讨论琐事,接纳不同的人作朋友,不再懦弱地寻求共鸣。很多时候,我还是会被世人眼光和物质生活冲晕了头脑,遗失了自己的罗盘。然而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警醒自己:“你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存在着。”

随便写一点评论。感想会持续写。

是的,我希望过Rick and Morty那样脑洞里的生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whis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总的来说:

第十集以For the Damaged
Coda结尾,(不算太意外地)与之前有过几面之缘的朋友给听的For the
Damaged能前后衔接上,重色者如我自然触景生情,想起了这位友人。说不上特别的见面认识,聊天吃饭喝酒,说不上特别的压马路耍疯呕吐,说不上特别的有的没的扯淡,却着实是彼此世界里奇葩的存在。

Rick和Morty总的来说就是一个混蛋荒诞、fuck
off的故事。而这个故事最离谱和最asshole的人Rick最招人喜欢,充满着正义感的表面善良的Morty却是自私的、时而让人讨厌的。这部番脱离现实,但没有脱离人性。这很矛盾,最混蛋的却最善良;最荒诞的却最真实。

相信多数人的生活自带一种莫名的胸闷,窝火,却不能随意泄愤到身边不希望伤害的人。顶着压力,顶着孤独,眺望着远方,好比鞋匠爱公主,王子擦肩灰姑娘,又或患难夫妻携手隐忍。有那么多的选择,又有那么多的不确定性,那些想榨干自己最后一滴估值寻求市场交割的人,无一例外地又都想全身而退。于是忍受着欲望落差与患得患失的双重煎熬,憋出人格和体格双内伤。Rick
and
Morty剧中想象张力之大,人死不可复生,却竟能跨时空替换,一边埋葬自己,一边做出自杀性的探险尝试:虽然无处不在地体现着人类质朴的欲望,却又丝毫不曾真的严肃对待之,生与死,得或失,编剧最后只会用转折性的结尾告诉观众he
does not give it a goddamn
shit。随之而来的是这种突破思维束缚的畅快淋漓,在那个设定里,阶层的印记和因此带来的郁闷烟消云散,一切不用承担后果,因为导演说不要后果。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