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0081122.com 娱乐新闻 小记福特玛林战役,去做个强者

小记福特玛林战役,去做个强者

最初,是路飞请我上船的。
当时,我还是骗人布,并没有多远大的理想,只是觉得路飞他们是可爱的同伴,出海又很好玩,所以我上船了。
我也知道我胆小,但我一直在努力做到最好,努力成为坚强的战士,不拖他们后腿……然而,当路飞打败小丑巴基、鱼人阿龙、克罗克达尔、艾尼路,卓洛山治也越来越强时,我好自卑。我觉得和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
我只会修船,只会玩弹皮弓,偶尔给娜美做两根钢管防身,我越来越边缘了,这里并不再需要我……
即使离开,也没有人会不舍……
如今他们要找新船工,我是否会彻底变成多余的人?……

       这是罗宾小时候萨龙对她说的话,去找他们吧,去找你的伙伴吧,就在海上!在路飞的草帽海贼团中,他们每遇到一个伙伴,总是先会讲到这个人的过去,罗宾却是一个例外,但毫无疑问,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震撼人心,感人泪下。他们每个人都拥有着想要守护的东西,想要追求的梦想,才能在那长长的过去中一路走过来,然后,在那无边无际的大海上,在那孕育一切的地方,找到了真正的伙伴,他们也许还不够强大,但他们足够的可靠,能够在危难之际顽强的团结起来,保护自己的伙伴,哪怕是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因为是和伙伴们在一起,所以才能够绽放出那么那么开心的笑容吧,可以把那数不清的痛苦和悲伤都暂时忘掉,心中只剩下了自己的梦想,于是,不断地航行,不断地前进,照着梦想笔直的进发,因为,我和我的伙伴在一起,我等待了好久好久的伙伴!

近期OP出的实在是太激情了,让我这样停追了两年多的路人内心也重燃起一把烈火——果然激情不减当年,梦想不老哪。

路飞已经打败了神艾尼路,而我,……只会在战斗中躲躲闪闪,甚至在水之都被几个小混混抢去用来修梅利号的2亿贝利,还被揍的毫无还手之力。我暴走了,我用尽全身力气,用尽最后一口气……为了不再拖累同伴,为了我们的船梅利号……我独自挑战弗兰奇一家,我不能再依靠别人,要能够独当一面……可是,结果……我再次被小混混扁的奄奄一息。

    

看到福特玛林战役不得不承认尾田这个大牛早就胸有宏图巨制,之前埋下的细微线索可以追溯到空岛冒险乃至于阿拉巴斯坦大乱,谁知那时候有些难以理解或者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情节,竟然打下了扎实的伏笔,贯穿至今。如今出了10年的OP,背景宏图才刚刚打开,情节正踏上前所未有的高潮,令人心潮澎湃自然是不由分说。之前草帽海贼团的各处冒险也合乎逻辑地成为这股新势力真正进入其社会角色所作的热身试炼——谁能否认400多话草帽海贼团的成长历程不也是大背景中的一个伏笔?而像死神火影等同类经典,在弄墨重彩叙述完一个小团体的成长历程以后,作者显然已然才思枯竭,时至如今也仅仅是只是为了连载而连载。显然相比于成竹在胸的尾田,作者们在构思伏笔上还略逊一酬。

在乔巴的救治下,我侥幸捡回一条命。冥冥之中,我最关心钱有没有抢回来?梅利号怎么样了。
可是当我醒来,路飞却面无表情轻描淡写地告诉我“嗯,我决定换船了。”
我怔住了……
不知道该怎么去接受这个事实……

关于OP与其他漫画角色的塑造的饱满与单薄之分在这里就不细讲了。我略微谈一下一下午看掉最新100多话的感想。毕竟我是快两年没看了,一开始接上轨自然有些吃力,但是越看越激动啊!

他们说梅利号不能用了……而且听信的竟然是第一天认识的人的话!
那么久以来一直是我在修船,却没有人问过我……没有等我醒来,路飞就直接信了第一天认识的人的话,决定换船了……
抛弃梅利号,原来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

最大的感想囊括为一句话:毕竟是没有什么正邪之分,而我们只在这腥风血雨的权利角逐中寻求一点点人性之美。这应该是属于老生常谈了,但是WT表达这一理念的方式,却不像常人那样毫无才气地苦口婆心,平铺直叙,(当然偶尔还是有一些老套的片段,但瑕不掩瑜),而是转借不同社会阶级的角色所坚持的各自不同的信仰,传达出“正邪”这一贯穿人类历史、饱含重重矛盾、不可定义的概念。例如像汗尼拨这样忠贞不二的海军中的小人物是坚信正义必胜的,哪怕战死前最后一刻也能迸发全身的霸气,浴血呵斥:“你们不过是些臭名昭著的‘海贼’‘反叛者’罢了,什么帮助哥哥!社会的败类少说漂亮话!。。。为了保护弱小的人们我会把你们通通打入牢狱!”而在利欲熏心的黑胡子帝奇看来,正邪却从来不会成为作战的理由,因为作战的唯一理由就是获取权利:“什么满口正义与邪恶,这世界无论怎么找,都没有答案的!无聊透顶”与此同时,在小人物们生死鏖战的时刻,已经权利在握的七武海却有资格神定气闲、隔岸观火:“海军是正义?海贼是邪恶?这种说法无论调换多少次都可以!不知‘和平’的小鬼们和不知‘战争’的小鬼们,价值观是完全不同的!只有站在顶点的家伙才有资格界定善恶!正义必胜?没错!因为只有胜者才是正义!”

从可雅送船,到摔坏,到一次次修船,到现在……
我怎么也不能接受路飞就这样说要换船了……
我恨路飞
我们吵了起来,打了起来
路飞说,如果我不同意他,就……
结果被山治一脚踢飞

WT是如何选择正邪的立场的呢?不,WT不会选择立场,因为正邪的纠纷会永永远远地持续下去。谁也无法驳倒谁。而人性才是在世间种种黑白是非的价值观中唯一能够依靠的标杆。白胡子——一个时代的王者,声名使海贼们闻风丧胆的男人,最初出海的理想却无比单纯:对传说中的ONE
PIECE全无兴趣,而唯一一件从小想要的东西,就是“家人”。白胡子得以成为世界最强的象征仅仅是因为他无人匹敌的战力吗?不,私以为,是因为最单纯最美好的人性寄存在他最强大最恐怖的体魄中,这一点使他具备了世界最强的资格。他爱自己的海贼团如爱自己的孩子,以宽宏和慈悲待之,因而能吸引各方精英聚集在他麾下,这一点才使他成为当之无愧的世界最强。因此即使帝奇篡取了白胡子的全部力量他也永远无法超越自己的父亲,因为人性才是白胡子力量的根源所在。白胡子,这样一个在前400话内都看似以反派角色的姿态出场的恐怖男人,在这里形象终于获得了饱满。倘若OP是一部单纯的漫画想必路飞要成为海贼王,早晚都会要和白胡子一决胜负。然而这样的情节是不合理的。并非因为白胡子本身不可战胜,而是因为他是一个时代的全部力量的象征,让“过去”与“未来”对抗是没有可比性也是不合逻辑的。在福特玛林战役中让白胡子像这样以希腊英雄般的悲壮姿态死去(死时身体站得笔直,头部少了一半,中枪中弹无数)并以此宣告一个新世纪的诞生,无疑不仅使情节达到了最大程度上的圆满,而且让我们读者为之震撼。

呵呵……
他终于说出来了呢
他早就这么想了吧
他早就嫌我是累赘了
我果然是多余的
没有再呆在这艘船上的必要了……
多么浅薄的友情

再说白胡子的人性还体现在一些细节里。上战场以前,他执意拔掉身上所有的医疗用具:“带这些干什么?难道还想博取敌人的同情?”以及“沙鄂小兄弟,我也是和你一样,只有一颗心脏的人啊。”以及告别艾斯的遗言“我是一个称职父亲么?”,等等。在此不作细谈。但最让我感动的是白胡子对于历史车轮不可阻挡的觉悟。“不能回头,时代已经改变了。”“就像有继承罗杰意志的人们一样,迟早也会有继承艾斯意志的人出现的。就算血缘断了,他们的火焰也不会熄灭。就这样从以前一代代继承下来,并在将来的某一天把这数百年份的历史背负起来,挑战这个世界的人将会出现。。。战国,你们世界政府一直都在害怕着即将到来的会将世界卷入其中的巨大战役!。。。那一天一定会到来的,ONE
PIECE是真实存在的!!!”这也许可以成为整部漫画的主题。

我止不住地泪流满面
然后说,那我下船吧,
成全他……
心里好痛好痛

再说艾斯吧。艾斯之死倒是没有多大新颖之处,但也是充满人性的温情,尤其是当他听着四面八方响起营救的喊声,跪倒在行刑台上,放弃逞强而痛哭流涕的那一刻。“老爹、弟弟、伙伴们流着血一个个倒下,我却高兴地止不住眼泪!事到如今才知道生命的可贵!”WT对于人性矛盾的刻画真是入木三分。对于一个出身恶劣,从小就质疑“被生下来真的好吗?”而早已置性命于无谓的人来说,此时认识到活下去何须理由?亲情友情乃是全部意义所在。“真正想要的只是让自己觉得‘生下来其实很好’。”可惜他还是死了。因而WT慷慨地给足艾斯镜头:死前和路飞开出一条杀路的默契配合实在是英姿飒爽,迷倒众生。而要说人性的矛盾,体现得最明显的无疑是在卡普中将的身上:亲情与职责的致命对立。二者必牺牲其一,他选择了牺牲自己(当然不是指他死掉了)。卡普被自己孙子迎面打翻的一段足以体现他的老谋深算。然而就算是计谋再深的老将,面对挚亲的死亡时依然只能无能为力地痛哭,悔恨孙子们“为何不按照我说的方式活下去”。人生的无常与无奈在此鄣显。作为海军元帅的战国,此时也依然不失人性的同情。堂堂元帅可以在处决艾斯时无情而狡诈,面对老友丧亲的悲痛时亦不能不为之惋惜。总之就是一整出无可奈何的悲剧。

临别,我以男人的方式解决了我们的冲突
决斗

历史的车轮就这样滚滚而前了。

输了,我心服口服地走……

WT最让我佩服的一点是他永远不会忘掉那些在生存边缘苦苦奋战的小人物。也许他会对这些小人物或虚伪矫作或损人利己的一面毫不留情地讥讽嘲弄,但他却从来没有否定过他们的生存方式。像小丑巴基和MR
3这样的小反派,虽然屡屡受挫却总是能顽强地活下来,偶尔也能良心发现一下牺牲小我保全大我,且不说他们的内心究竟是善是恶——我们不定义善恶——这样写实的刻画也是WT对人世的洞察与对小人物的同情之一吧。另外MR
2的人妖小冯则彻底成了赚取眼泪的炮灰。可见心怀单纯也是要有资格的。路飞可以从头到尾彻彻底底地单纯下去,因为他很强。而MR
2的单纯只会让他舍己救人时丧出性命。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