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伍迪埃伦早期的一步作品,按照他一贯的作风,他当然也在里边有个角色,演一个喜剧演员,可以说是一个完全靠他吐槽的电影,不停的絮叨了一个半小时,让人摸不到头脑,或者说我是在体会不出其中的东西来,当然,除了最后一个笑话“一个家伙去看他的心里医生,说
我弟弟风了,他认为自己是鸡,医生说:你为什么不带他来呢?
那人又说:我会,但我需要蛋”
而这也是他对男女关系的看法,它是最不合理,疯狂,怪异,而我们却都经历过了这一切,因为我们都需要蛋。”那种无休止吐槽的表演,是一种疯狂吧?一种贴近生活的疯狂,一种安抚心灵的疯狂,一种偏执

片尾的一段话:
我想起了那个老的笑话:有个家伙去看精神病医生,他说:“大夫,我兄弟疯了,他以为他自己是一只鸡。”医生说:“那你怎么不把他带来?”那家伙说:“我是想带他来着,可是我需要鸡蛋啊。”
你看,我想这就是现在我对男女之间关系的感觉:你知道,它是完全非理性的、疯狂的、甚至荒谬的。但是我想我们还一直要经历这一切,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需要鸡蛋。好看

我觉得和《疯逛的石头》比,这部戏真的就一般了。
大致的套路都是相同的。
我喜欢的九孔在里面扮演一个坏人的形象,真是讨厌。
黄渤真是一个不错的演员,挺喜欢他的。
除此之外,没什么别的要说的。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